一个期货前辈的交易经历

在退出之际,想把我的一点交易经历讲出来,希望能与大家共勉。我的文字能力极差,写的不好希望大家能谅解,但内容全都是真实的。

2004年8月16日,这一天结清了全部持仓。开始着想退出后的下一步。回想1995年12月4日进入市场至今,已是十个年头了。因为种种的原因,还是选择了放弃,放弃了我与之对峙近十年的期货,放弃了与我共同走过近十年的期货市场。十年间,我经历了许许多多期货市场上鲜为人知的快乐、兴奋、痛苦和无奈。在退出之际,我愿意把一些交易经历讲出来与期货同仁们共勉。 我是怀着一种对期货神往的心境进入这个行业的。当时觉得它很神圣,能做期货的人都不一般,我既然能进来肯定也不是一般的人。就这么想着开始了我的期货生涯。对于期货的了解可以说是全然不知。在交易了几天之后才知道可以放空,基本面的供求关系那就更不用说了(到现在我也并不关心基本面的供求关系)。至于书本上的一些交易技术也是半点都不知道,好在我有一种先天的投机品质(这是我后来才发觉的)。我依靠每天波动的缝隙做交易。我做短线,每天进出一次,每一次都赚钱。也有不做的时候,没有抓到机会就不做,只要看到机会肯定不会放过它。但一天最多只进出一次,即使是赢钱也不知道自己做的“好还是不好”。我只记得每天收盘的时候会有很多的人下来说今天赢了多少多少钱(当时并不知道他们是多大的帐户,后来才知道,都是一些国企公司)。我感觉赢的没有他们多,我赢的太少了。但公司的经理经常在别人的面前表扬我,说我的盘感非常好。以至于有一次我去卫生间回来,交易厅里所有人的目光一起朝我看。后来很多人建议我做长线,我也开始尝试长线。 由于自己根本没有期货市场上的经验就开始做长线,以至于后来的一败再败。在进入市场半年后的1996年6月至9月间,我在大连市场S9609合约上被逼仓。这一次的打击对于我可以用损失惨重来形容,这是我第一次追加保证金。在我续进比开户资金还要多150%的资金以后,我开始加仓。开始了在被套中的煎熬,只有看盘中的苦苦等待,并没有余力再进行交易。有时也在希望中等待着,幻想着能解套,甚至于盈利……即使这种幻想没有任何依据(在期货市场有这种感觉是最可怕的)。我依然愿意这么等下去,即使前面是万丈深渊我也不愿意改变我的看法。最终,最终……在离交割日的前几天1996年9月4日被逼平仓出场。(S9609 3721平仓)砍掉了80%的资金,只剩下资金总量的20%。9月的天气已经能感觉到丝丝凉意。我非常喜欢秋天,当秋风慢慢袭来的时候,我的心情会比较惬意。但这年的秋天并没有给我带来一丝的凉意。这一次的损失并没有让我真正认识期货市场,但还是感觉了二个字“残酷”!真正利害的东西并没有感觉到,也没有想到更大的“残酷、折磨”还在后面。 当然,对于期货我还是信心百倍!这次就当是对我承受能力的一次考验(当时觉得这是必须经历的痛苦过程)。这么想来,我的腰杆子立的更直了,头抬的更高了,胸也更加挺拔了!!! 就这样砍完仓后,在帐上提出了15000元买了一手机(当时最好的手机是“西门子”什么都算上12000元多一点)。买手机是为了问价、报价方便。我不想在交易所呆了。(这是1996年9月)我离开交易所,回家看盘。当时只有图文传送,只能看价位、看数字、没有别的。并没有现在的网路,网路是后来不久才开始有的。回家看盘是因当时的公司有时干预交易(我这个人逆反心理很重,不愿意别人干预我的交易,即使你是对的。后来养成一个习惯——不与任何人探讨行情的涨跌)。再就是我的资金少了,不愿意在那里呆了。 我的心态开始变坏,总想急于捞本。开始的盘感荡然无存,一点也没有了。(心一直没有静下来)因为总是急于求成,想着能一下就把输的那些钱给赌回来,所以根本不正经看盘了。就这样我一直在输,几次的注入资金,当然注入的钱是越来越少。想破罐破摔了。这个期间开始了别的活动,并不全是期货了。因为当时只是一上午的交易,再就是资金也越来越少了,没必要了。(有时只是打个电话问问价)我一直对期货都是信心百倍!对于期货的信心从来没有改变过!但并没有“总结”真正“输”的原因。我开始贷款。幸运的是我没有把贷款的钱输掉,由于贷款催的及时,我在赢利时把贷款全部还清。用全部的盈利部分开始期货交易,当时的做法是尽可能的让资金翻番。就是这些资金一直让我持续到上世纪末1999年下半年,再一次的离开市场。这时还没有真正意识到要了解市场和了解自己。至此,我没有碰到一位在期货市场给我指点的人,没有看到一本关于期货市场“我能看的懂”的经典书籍(期货方面的书在书店很难买到)。我唯一的交易依靠是我看盘经验(看盘感觉)和我的“投机”或者说是“赌”的心里素质(心里分析)。这时的我是多么的渴望能有一本好书,或者能有一位前辈的指点。好能让我找出真正正确的东西,我没办法去论证什么是对什么是错了,我已被市场情绪所左右。开始茫然不知所措,所有的希望、憧憬,统统的转换成了心酸、迷惘以及对现实的无奈。 因为并没有真正找到自己身上的优点和缺点,一切都是模糊的。有的只是对盘感的进一步领悟,对交易心里的进一步领悟。我就是这样一步一步和期货对峙着。这可能也是磨练我的一个过程,我的所有期货方面的经验都是在这里一步一步的得来的。没有办法划分自己的优点缺点,也就没办法发扬优点改掉缺点。所以进步很慢,一直都在“小学生”的圈子里打转。但我不会再有被人逼仓的经历了,永远也不会,因为我已经尝到了苦头,知道了被套的利害。这几年能够让我真正记住的,这次逼仓应该算做一次了,至今想起还历历在目。它已经慢慢的进入了我的血液,让我戒备森严。逼仓,深套,不可能再侵入我的领地了。 三个月以后。也就是1999年11月份,再次进入市场!我把仅有的这点钱当成今后的希望。在我的眼里它可能就是以后永久的希望和寄托。这时开始有一点图表分析的介入,加上前期看盘感觉,加上我的心里分析,我已经把这些钱当成了金山。主要的交易依靠还是盘感和心里分析,开始交易就不顺。在S009合约路续买进,就在那一天,我记不清是几号了,可能是1999年11月26日,对就是这一天!我已经全仓持有大豆多单。当时想收盘前一定要平点仓(想把风险控制好我的多单全都是盈利的)。可是还没等到中午收盘便跳水下来,当天便被套,虽然套的很浅,但我是满仓交易。我真是受不了了,天要塌下来的感觉,我要砍仓…砍仓。哎……我突然“意识”到当天的结算价一定会很高,即使是明天跌停板也不过如此。何况明天也不太可能,我侥幸留了一天,第二天经纪公司便警告我要减仓或增加保证金。我央求说“如果破了某个价位便全部平仓”。(如果平仓我将再次希望破灭,我习惯一次性平掉所有的仓,不愿意一点一点的减仓。)好在开盘就开始向上,我又开始盈利,已经超过前期的高点。我变得有一点贪婪,我一直没有动我的持仓,经历了这一次的洗盘,更加坚定我看涨的信心了。又开始下调了,最低点是2228。因为我是满仓交易,公司一直盯着我,一有下调就打电话商量让我减仓。没办法 我不愿意减仓。我以这次下调的最低点设为我的止损点,这意味着破掉2228我将全部平仓。我一直这么挺着,担心着,我每天都坐立不安,等着电话。我已经不看盘了,如果破掉已定的价位,经纪公司会打电话给我。那就将是我砍仓的时候,也将是我希望破灭的时候。(其实到2228也没亏多少点,但我是满仓,亏50点我就50%的资金没有了。如果是亏损出来,我可能没有耐心在一点一点的做了)每当电话铃响,我便心动过速。但看到不是经纪公司的电话时,就能好一些。以至后来我开始讨厌别人给我打电话。讨厌电话铃声响。这时已经不是做期货了,是开始在赌这个点了。终于有一天电话响了,是公司的电话。喂…你是***吗?现在成交的价位是2229。这是我已定的止损价位差一个点,我慌了。我拿着电话听着,当时觉得自己的头好大好大,忘记了身边一切的事。全身心的听着电话的那边,买价多少、卖出多少、总成交量、总持仓量、最新成交是…我告诉对方,如果破掉了2228,卖价站住了2228既平仓。当天的最低价是2229。我捏了一把汗,那几天一直在“等”。我的心一直在忐忑,每天都是这样。看到一些人在北风呼啸的寒冬里忙碌着,(感觉到他们生活的艰难)他们匆匆忙忙的赶着路,对自己的目的地是那么的明确。我已经完全感觉不到外面的寒风凛冽,但我已经感觉到生存的不易与艰难。不知是什么一直在这么支撑着我,能有这么大的信念,直到价格渐渐远离我的价位。 一直到2000年元旦放假。2000年的零点夜姜泽民在世纪坛讲话的情景,至今我还记忆犹新。(讲的是什么已经完全记不清了,当时在想我的那些多单将会怎么样?)我当时的心情说不清楚是什么?虽然是一个千年大喜的日子,全世界的人都在庆祝这一天。可我一直却欢畅不起来,我的心一直都是这么沉着。特别是节日,更加加重了我的孤独和无助感。(我自己在做什么呀???就这样问着自己,自己也讲不清楚在做什么)永远都不会忘记2000年零点夜的那种复杂心情。2000年1月4日开盘,开盘的第一天,我就知道我活了。挺过来了!一直到了春节,春节过后,在我买价的基础上涨了二百多点。这就意味着我有200%以上的盈利。我终于挺过来了。我并没有在最高点平仓,而是在往下走的时候平仓出场。这次的幸运并没有给我带来好的经验教训。反而使我变的更加的贪婪,疯狂的贪婪,这种贪婪象瘟疫一样袭满了我的全身,并且开始蔓延开来(可想而知这种疯狂意味什么)。就这样一心想着要把这些资金翻番,而且不止是翻一番。这样一直持续着,已经完全忘记了风险的存在!转眼到了2000年5月29日,当天彻底宣布希望的破灭(当天上午的上半场就已封死在跌停板上,我满仓做多S101)。第二天彻底暴仓。当你真的失去的时候,你才可能真正的清醒,以至开始反省自己。这一次,我意识到我不适合做期货。早已发现自己有贪婪的问题存在,而且为之吃过苦头,为什么呀??(开始恨我自己) 我开始了真正意义的寻找别的行业,期货把我伤的太深了(其实是自己把自己给伤害了),不想在接触了。永远都不想再碰期货了。这时的我已经身无分文,我是一个相对来说比较极端的人。输掉之后别说做其他生意,就是生存的资金都是个问题。我不得不想起我身边的亲人和朋友,把身边的每一个人在心里读过了一遍后,哪一个能帮上我呢?肯定会有一个人在你的心中停留,他能否伸手帮你可是一个问题。我本人可能是一直都生存在人生与期货的起落当中,身上的血液都已经沸腾。可别人会和你不一样,他会比较冷,比较清醒,所以很可能会令你失望。这是比较正常,而且是可以理解的。 慢慢静下来的时候,仔仔细细的琢磨了一下,如果没有钱,我能做什么呀?我全身上下有什么最有价值的东西?想来想去,那就是我的头脑最有价值了。和其他行业相比,那一定是期货这个行业最能让我的才能、自身价值体现的淋漓尽致。只有期货能帮我带来更快、更直接的东西。(自己这么认为)我觉得还是期货能够帮我,只要能把贪婪戒掉,我就可以在这里生存。(在我看来交易技术并不是问题)我开始意识到要研究期货、研究自己了(研究自己的一些先天的投机品质和一些先天带来的人性弱点,研究期货市场绝大多数人输钱的现象)。根据一些现象可以认定市场的本质。再根据自己身上的优良品质以及治命的缺点制定你的交易计划。 半年之后,2000年11月下旬我再一次进场。这一次,(经历了许多磨难之后)我更加坚定自己的信心了,一切都在掌握之中。但每一次我总是如履薄冰,小心翼翼的交易。在限制好每一交易头寸风险以及严格止损的情况下,尽最大的可能进行盈利。(S109放空平均价2431)到了春节前2001年1月中旬我盈利30%,当时想持仓过春节,因为我的价位非常的好,趋势已经明朗。我知道握住了一定会有很大的利润空间。可是2000年这一年经历了太多的磨难,这一年没有在市场里拿走一分钱;即使是盈利很多的时候也没有拿走一分钱(因为我的贪婪)。(此时我仍旧是身无分文,仅有的一点钱在期货市场)想来想去还是在春节前平仓,提走了盈利的所有部分。我记得提钱的时候公司的一位报单员也是帮我提钱的小姐问我春节到哪里过,是出去旅游还是在家里过?我回答是在家里过(我没钱出去旅游,心里这么想着)。当时的春节气氛已经很浓了,再过一天就要放假了。我本来对过春节的意识就非常的强,再加上这一年来,几次的起伏经历,很多的感慨!尽可能把春节过的好一些,这是我的想法。 春节后开盘开始顺趋势暴跌,算算如果春节前不平仓又可以翻倍了。但这时我还是比较谨慎。在2001年4月末,我开始建多大豆S201合约。到了7月13日也就是中国申奥成功的那一天,我已有130%的利润(300多点的盈利)但我没有对现(没有平仓)。当时坚信,一定还会涨,会涨的很高很高(这个行情在以后的02年03年出现了)。当它回撤的时候,我并没有怕它。我再一次被胜利冲昏头脑,以至于跌到我不敢相信的价位。这怎么了?怎么会这样(这期间一直都是盈利的)!我开始麻木,希望它能回升 (人性的弱点再次暴露​​无遗),一定是市场出了什么问题,下跌一定是暂时的,它会上升…会马上上涨的(这时并没有对市场进行有效的分析,脑海里还是最早建仓时对市场的分析概念,对市场的一些细微的变化全然不知)。到了我买进的价位不得不平仓出局(我为这次的交易经历感到耻辱,本不想讲这次经历,但还是讲了,与大家共勉吧。我称这个过程是一次做猪的过程)。又一次的贪婪,虽然这次它没有从正面进行攻击,但却从一个侧面把我击伤。虽然没有亏损,但对我的打击是非常之大。期货到底应该怎么做,我再次迷失。期货之难,绝非一般人能够理解的(没有真正实战过的人很难理解)。能在期货市场长期稳定的盈利,真的是很难、很难。难在我们本身,难在我们血液里流的人性弱点,难在你很难一下子能把这些“弱点”剔的干干净净(它时常会来攻击你)。这需要一个长期的痛苦的磨练过程。

在我们与期货对峙的时候,在阳光下,在市场压力的挤压下,人们的弱点会暴露无遗。在你弱点暴露出来的时候,也就是你输钱的时候。所以说,在你有了很好的交易技术的基础上,还必须得有一个极高的耐心、自律机制来控制你弱点的暴露。一定要把弱点隐藏下来或是彻底处理掉,只有这样、才有可能、才有希望成功。

其实,很多关于期货市场上的一些格言,一些必须遵守的戒律,在经历前后有着完全不一样的感受。比如:

  • 永远设下止损位;
  • 永远不过量买卖;
  • 永远不让所持仓位转赢为亏;
  • 有怀疑既平仓离场;
  • 永远不要因为不耐烦而入市;
  • 也不要因为不耐烦而平仓;
  • 决不把资金押在一笔不十分理想的交易上。

由于糟糕的资金管理,既使是好的交易系统也会输掉你所有的钱。如果你的观点是正确的,那么现在你无法自圆其说,如果你的现在是危险的,那么你一定是沉醉于幸福中的感觉。

当大势极为明显之际,也可能是大势发生逆转之时。不要担心市场会出现什么变化,要担心的只是你将怎样回应市场的变化。留意潜在的风险,利润的潜能会照顾自己。重仓交易时,入市后应很快有利润,否则考虑出场。长期生存的关键并不在一时暴利,而在低风险下的稳定增长。成功的代价是永远的戒心。等等。这可能就是只有经历过磨难的人,才能真正领悟到问题的存在吧!

我的一点领悟:真正成功交易者的分界线是投资心理的控制。猛烈的大火,人们看了就害怕。因此,很少人被烧死。平静的溪流,人们喜欢接近嬉戏,却往往被淹死。如果你不想失败,那就得永远永远看到自己的不足。永远的戒心!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