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哥、老F、QQ期货群

4.Q哥

所有分析手段,也就是那么回事。

客服中心里有几台电脑,偶尔有几个开户的来做盘。和一个常来的大哥混熟了,起个代号Q。 有一次,Q做盘我在旁边看。当时,铜走出个乌云盖顶形态。Q哥和我说,这是昨,涨太厉害了,我觉得它今天是向下修正一下,明天还得涨。听说你这两天天天研究,你替我看看,我这想法对吗,我就和他说了一顿,乌云盖顶买涨不行,它要落。Q哥看我说的神乎其神的,就没有进多。 第二天,铜果然落了,而且跳空低开,一路下挫,记得好像落了百分之二。 Q哥很高兴,和我舅舅说,你外甥前途无量,是个人才。我那虚荣心呀,呵呵。很快我就笑不出来了。 过了几天,Q哥让我替他看看橡胶,当时我们那里所有人,都对橡胶心怀恐惧,这玩意太妖了。一代天胶,引无数英雄竟折腰嘛。我自负狂妄的真以为成期货天才了,看盘面上出现了个倒锤子线,就自信满满的告诉Q哥买涨,Q哥非常相信我,整了个满仓。 第二天,橡胶暴跌,我被舅舅狠狠的骂了一顿。但我实在搞不懂,明明出现倒锤子线,咋就第二天封跌停呢。很久以后,再去翻那本日本蜡烛图,书里有一句堪称最关键的话,反转形态只是个迹象,不一定行情会反转。 初涉期货,很多人都会迷恋某一种分析手段。其实所有分析手段,也就是那么回事。

5.老F

如果不迷上短线,我感觉他会前途无量的。

老M天天装深沉、敝履自珍的态度激怒了我舅舅,加上他替一位最大的客户提出了错误建议,导致其铜空单被套了7000多点,他也不好意思呆下去,卷着铺盖回家了。 老M临走时,和我喝了顿酒。他喝醉了,说趁现在陷的不深,你快退出期货这个圈子吧,这玩意摧残人性,你太年轻,干些别的好。我挺不以为然的。 老M走后几天,老F来了。老F是我舅舅的朋友,年轻时是在国企当头头,那时候老F春风得意,也是了不得的人物,后来他下岗了,迷上了打牌,结果输得倾家荡产。老F又迷上了期货,把它当做救命稻草,拼了命的研究学习。据我舅舅说,他写的笔记摞起来就有一人多高。 老F人不错,挺好相处的。来了没几天,和我们都很熟悉了。偶尔也给我们讲讲课,他提的最多的两句话就是,止损,严格止损,止损错了也是对的;均线,是最古老也最有效的分析手段。 老F刚来时,看得非常棒,有几次叫我记忆深刻。 豆粕价格低,波动性却不次,而且持仓量大。一些主力想在上面折腾,也没那么简单,堪称散户天堂。老F来的那段时间,豆粕在盘整,天天就是十几个价位的来回折腾,我们都懒得看它了。 有一天临近半小时收盘,老F跟疯了似地叫我们多豆粕,能买多少买多少。在他的鼓动下,几乎所有人都买了。晚上看外盘,豆粕大涨。我半夜把老M叫醒,问他是怎么看的,老F迷迷糊糊的说,豆粕今增仓放量,突破盘整。我很高兴学了一招。 老F经此一役,奠定了他在我们这里的地位。可是慢慢的他也开始玩深沉了,不再像刚来时,给我们讲讲东西。 老F爱喝酒,我和几个同事买了两瓶好酒把他灌醉了,然后一顿马屁拍下去,老F高兴极了,醉熏熏的说,我给你们讲讲真正的东西,一种形态,一条均线。说的形态叫芙蓉出水。就是当价格经过一个阶段的盘整,而且均线全部聚拢,突然有一天,价格突破所有均线,并放出天量,那次豆粕就是走了这样一个形态,在股市中属于可以满仓操做的图形。说的均线,是20均线,也是布林通道的中轨,在所有均线中支撑和压力最有效。老F说的这两条,有时还真不错。两瓶好酒,买的不冤。 那次酒醉泄密后,老F再也不和我们喝酒了。其实,老F以后如果不迷上做短线的话,我感觉他会前途无量的。

6.QQ期货群

QQ群基本上都是经纪人搞的

我在客服中心也没什么事,无聊之下,加了两个期货QQ群。期货的QQ群,基本上都是期货公司的经纪人搞的,以开发客户卖软件为目的。其中一个QQ群,是浙江某期货公司搞的,天天骂中粮系是汉奸,美国农民收豆时,中粮做多。中国农民收豆时,中粮做空。所以中国农民连饭都吃不上,美国农民开宝马。浙江系那些老总,总是在一起开会商讨对付中粮,捍卫中国农民的利益。我晕,说的真伟大。那个群只做豆子,那段时间天天说做多,我提了点相反意见,就被踢了。另一个群是一个卖软件的群,XXX期货软件,自称是XXX大师所率领的投资团队编写的。可笑,谁都知道那位以制造亚洲金融危机的金融大鳄,玩的是基本面。 那个卖软件的QQ群,每天发一些软件截图,说那软件多么多么赚钱。我很奇怪地问,那么赚钱,你们自己拿着做期货不就得了,还卖什么。群主半天无语,最后说,一套软件用的人越多,才会越有效,我们卖软件,只是让我们的软件更加有效,不为赚钱。哈哈,博弈大师、文华财经上那些kdj、MaCd、rSi之类的东西用的人非常多,大家还花几千块买什么程序化软件。 我觉得程序化交易软件,只是利用了一个共振原理:当多种指标同时显示,看涨看落。程序化交易软件上看起来花花绿绿很漂亮,名字很唬人的指标,其实是常用的东西变了变样子,就拿来卖钱。 PreviousPartNextPart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