价格沿着阻力最小的路线运动

价格沿着阻力最小的路线运动,这是我知道的日内短线获胜的最可靠的方法。这一句话本来是《股票作手回忆录》里的,那位巨星也并非是日内操作者,但这却成了我日内操作的核心。我是经过了无数次的操作和观察知道了这个秘密,然后想起《股票作手回忆录》里也有这种说法,他的这一句话简洁明了,所以我在这里直接用这句话来表述。 如果你也是喜欢日内操作,当我上面这段的第一句话一出现的时候,你就应当心领神会,否则你还不是我们的人。尽管我对这句话还没细说,但你应当已经知道了所有的意思。 我这种接近武断的说法或许已经引起了你的稍许不快,我为什么如此自信,因为接下去的一段时间内我依据这一核心操作战绩辉煌,其中有六周连续获胜,每周获利都在10%以上,总获利达80%,这并非运气偶然,运气和偶然并不可能使人的短线连续成功和达到相当的成绩,特别是做日内,而且我几乎每天操作。以后每当我忘记这一原则时,我的成绩便会暗然失色。 小止损,及时止损;小获利,及时获利。是玩日内游戏的重要原则。对于前者,稍许的纵容就可能引起意外的大损失,对于后者随意纵容也会使操作变得被动,但有时候却能获得意外的大收获。对两者的严厉程度是不一样的。对于前者绝不能姑息。妇人之仁和优柔寡断只会常常使人痛心疾首。 愿意把最好的机会留给下一次。如果你感到日内操作是那么地紧张,那么地耗神,你的日内操作也将坚持不了多久了。你很快会面临大败。当你身心俱疲的时候,大败就在眼前了。更多的时候是你整日忙忙碌碌,但你两手空空。我已经不记得有多少次是这样了。我最终知道,前面这一句话价值千金。 合力的力量最大,真正的行情几乎都要等到这个时候,如果你喜欢解读图表技术,你一定立即就会赞同。对于技术分析和操作时机,说明你懂了。否则,你还赢不了钱。 图表里的故事,它们是互使眼色,你要从整体上心领神会。它们中的任何一个都不象你在书中看到的那么灵。你信赖其中任何一个,它可能就是故意放给你的烟幕弹。 趋势有相当的不稳定性,但它仍具有很强的基础性,所以我愿意预先谈我对它的理解。 我的观念中,期货市场和我以前看电影时,在电影院门口看到的自由转让电影票也一样。 大量的买票者来买票贩们的票,而票贩们也有大量的票要卖,经过一番猛烈的买卖,票渐渐地由一开始要多少有多少的状况,变得有些抵挡不住了,有人开始出高价抢买了!形势开始变得倾斜!这一倾斜很快引起了所有人的注意!有票的人不再主动兜售,买票的人往前挤得更厉害了,票价如果有稍微回落,立即被抢购一空,卖票的看到这种情况,往后退缩的更厉害。。。。由于票价持续的上涨,引起许多的路人也纷纷加入。。。人越来越多。。。形势急剧一边倒地倾斜。虽然这价格值不值,人们也无法衡量,但是所有人的观念已经有了明确的方向!人们现在已经沿着这一方向思维。。。并且导致了这一吃紧的状况在继续。。。 好了,现在你说,这是由于基本面供不应求的原因,并非人心造成。而我说,基本面的供不应求是由于人心造成的。 剧烈的争抢后,很快,似乎人们嫌票价太高了,经过一阵沉默或者根本就没来得及沉默,终于有人嫌票价高得太离奇,有人率先大量卖出!这一现象立即牵动了所有人的神经!很快,一种新的形势形成:一边是纷纷抛售!一边是惟恐避之不及!刚才5分钟前还愿意出极高的价格,可现在一跌再跌也难以让们去争抢了,此时人们的看法已经转向。。。许多的人选择悄悄离开。。。愿意买票的越来越少,进一步加剧价格下跌。。。 一旦形成倾斜,就改变了人们的观念,立时扭转了人们的行为,进而形成了真正的基本面倾斜。使得基本面的倾斜越演越烈。真正合理的供求对比已经不重要(根本就不会有独立存在的基本面供求对比)。基本面的供求对比永远在人们的观念下变化着。基本面永远只是一种抽象,离开人们的观念,你永远也不能客观地预先衡量和预测它。 老资本主义经济虚假繁荣时,到处流动着金钱,人们相信这样的情况还会继续,因此人们到处不停地生产扩张。需求持续的旺盛。人们的观念造成这一切加速的运转,就形成了这样的基本面。可是一夜之间,华尔街找不到一分钱,人们相信这样的情况还会继续,这又加剧了所有人的收缩,各种项目纷纷取消。各种产品原材料再也卖不出去。人们的观念再一次造成紧张的基本面。基本面会在人的观念下随时变化,一切掌握在人的手里。离开人就谈不上基本面。 所以,交易的是人,是人的观念。基本面只是道具,是人在导演着一切。 而人又是盲目的导演。基本面不重要,人的观念和看法重要,人时时生活在看法之中,人不可能什么看法和倾向都没有,人绝对不会是中立的,人总是带着有色眼镜存在着。总是有着倾向性,虽然各有各的千奇百怪的看法。而人一旦形成看法将会坚持,这是最关健的,这是导致趋势存在的核心。 人的看法和观念形成后就具有稳定性,不会飘忽不定,这是”市场趋势一旦确立将会持续起作用”的关健。在人的世界里,各种事物都表现出趋势的稳定性来。这就是人们的观念导致了这样的机制。人就具有这样的特殊性。一切经过人这个环节,就会变得有趋势来和一段时间的稳定性来。(。。。时,人们看到一种物紧缺,拥有的就会惜售,没有的就会抢购,就会造成一边倒的倾向,在没有看到更多的供应之前,当前只顾惜售与抢购,这一情势就会形成趋势,人固执地相信自已的所见,所以加强了这一形势。) 下面一个例子再说明人的观念对事物的影响: 有个私人的商业银行,利息都高于其它银行很多,终于招致其它银行的报复,于是一起来提款,并放风说这家银行要倒闭了。人们担心血本无归,纷纷加入提款大军,而银行里的钱根本不够这么多的提款,老板立即贴出告示:“请大家万勿轻信谣言,本行实力雄厚,足以承担所有人的提款要求,但有一点小小的要求,鉴于特殊情况,如果大家今日提款,本行将不付利息,可以归还所有本金。次日提款者才可付息。”但是谁在乎那点利息呢,保本要紧,排成的大龙足以吓倒任何一个人,而这位老板把家里所有钱全搬来了,又紧急从其它地方调款,同时叫外地的运款车装上石头往这里开,嘱咐完其它一切,然后叨着个大烟斗站到大厅里,悠然地吞云吐雾,前面提款的人丝毫没有受到任何的麻烦,老板客客气气地送他们出门,一大堆一大堆的钱不断从后台堆到前台来,一帮员工忙得汗如雨下,不仅如此,门外的运钞车,一辆接着一辆地开来。这架势,很显然,来的钱比来的人多。人们不再担心这家银行会倒闭,开始考虑起自已的利息来,于是固定期的人停止了提兑,活期的毕竟有限,到了后来,提出款的人纷纷来央求老板,是否可以将他的钱还存回去,还照算以前的利息。 老板知道,再多的钱也是不够的,改变人的看法决定一切。 人的观念一旦形成,会导致情况进一步恶化,会真的造成银行倒闭,谈这家银行真正的实力毫无意义,一切存在于实时之中。这就是趋势,现在向着这种状况倾斜了,人们的观念就会持续。当后来靠假相造成了人们的观念改变时,整个趋势又转向了。 趋势一旦形成,将会持续起作用。。。。因为观念一旦形成将会持续。最重要的是掉转人们思维的船头。人们的观念一旦掉了头,就会沿着这个方向存在和思考下去,就象天上的流星一样,向西的永远向西,向东的永远向东。。。 人们就是生活在各自的观念下,在各自的观念下交换着一切,你与他的物品打交道,其实是在和他的观念打交道。 交易的绝不是事物本身,是人们的观念。就象这家银行一样,此时你在真实的资金上无法改变什么,你无法满足他们的款项,但你能改变人心,使他们向着另一种方向思维。。。使他们停止提款。 市场的图形是人的观念描写。虽然也代表着实际的供求,但实际的供求却是因为人心。因为一切控制在人的手里,图形的方向就是人心的方向。图形没有方向就是人心没有方向。而一旦人心有了方向就会固执地坚持下去。。。
你去购买豆粕合约,不是购买的合约本身,是购买的市场观念。 关于人的观念对供求的影响,还可以引述一段《日本蜡烛图技术》上的一段话:故事发生在芝加哥期货交易所: 大豆价格剧烈上涨,伊利诺伊州的大豆主产区发生了旱灾,除非灾情能够在短时间内缓解,否则将会发生严重的大豆短缺。。。突然一扇窗户的玻璃流过几滴水珠。“看哪”,有人高喊,“下雨了!一下子,500双以上的眼睛(指500多位场内交易商)齐刷刷地转向那扇大窗户。。。雨,淅淅沥沥地下了起来,越下越大,最后竟成了倾盆大雨,芝加哥的商业区笼罩在雨幕之下。 卖出,买进。买进,卖出。叫买叫卖声从交易商们的唇边炒豆似的飞出来,汇聚成轰轰然的一团吵杂,压过了窗外震耳的雷鸣。起先,大豆的价格慢慢地回落,后来,就像染上了某种热带传染病,大豆市场全线崩溃。 芝加哥确实下着瓢泼大雨。可是,芝加哥并没有人种植大豆,在大豆主产区的中心地带,离芝加哥300英里之遥的南方,天空没有一丝云彩,阳光普照,干旱依旧,然而,尽管大豆地里没有下一滴雨,雨,却下在交易商们的头顶上。这些雨滴才最有发言权。 市场心理倾向在期货价格变动中关系重大,在当日操作中更为重要。这个市场虽然大家对面不见,可是大家的货只要一出手谁都能看见。盘面上如果形势有利于上涨,会有更多的人抢买,另一边自然更加惜售,这必然更加促进上涨。如果形势变得有利于下跌,会有更多的人抢卖,而买方自然变得更谨慎,这必然更加促进下跌。形成自身的矛盾运动,自身推动自身。 许多事一旦倾斜,自身会使自身变得更加严重。 日内操作的基础就建立在这上面。 你感觉到了这行情好象不妙,感觉到要下跌,可别人的感觉也不会比你差到哪儿,立即导致恶性循环,一起让价格跌到极深的地步。你感觉到了形势转好,开始产生追进念头,别人的感觉也不会比你差到哪儿,立即导致良性循环,让价格一下子冲到极高的地步。 形势一旦形成,你别祈祷它很快会反转,恶性循环是不容易摆脱的。直到重新形成你希望的循环时,你才可以再进入,别去抄底或。。。 那样没用。不要贪图便宜的价格,如果没有风刮起来,什么价格上也赚不到钱。价格不会动,是风推动了价格。是风让人赚钱。不要在乎价格,那是一种错觉。 所以要静静的等待,不是等我想要的价格,而是等我想要的一种局势。 发觉有可能陷入不利的循环圈时要立即脱出,也会有许多人这么做,绝对不能在不利的循环中侥幸,那很危险。有被太极的云手云死的危险。云手就是那样云云无绝期让你筋疲力尽玩死你。当你一旦发觉有利的循环圈已经形成时要立即进入或继续持有,当然也会有许多人这样做。你就让它循环下去。 特别一提的是:很多时候,接近收盘时,如果盘面有些倾向,也会导致抢尾盘,形成恶循环,一起让盘面走到极高或极低的程度。毕竟只是由这种机制造成的,第二天人们可能会重新估价。所以比较适用于当日内,隔了夜就大打折扣了。 最好是多条均线整齐地一边倒,保持一种正弧形趋势,价格紧贴着这群均线的弧圈内。反弧形是大忌。 回忆起不愉快的经历,会让人感到不愉快,不愉快情况下就更不想回忆不愉快的事,因此我也不大想再过多写自已不愉快的经历。 一个穷人处境不妙,容易处处受困,被困后进一步降低抵抗风险能力,抗风险能力降低后,更加容易受困,这一恶循环形成,也非轻易能摆脱。 一个人士成功后,处境变得更加有利,处境更有利后,更容易成功,这一良循环形成后,也非轻易会被逆转。 好了,我的文化有限,举不出什么好例子,意思到就行了。我的意思就是说各种事情都是相互循环的形式发展的,自已巩固自已,很难形成自身逆转。具有相当的稳定性。而事实上,我发现大多数的事情总会形成一定的格局和方向,然后就会不断延续,互为原因,互相促进。 也就是说,事情会自已运动。一旦方向形成,就有自已保持下去的倾向。 所以最为关健的是当初向哪边倾斜,向南的就会一直向南,向北的就会一直向北。 市场一旦有利于上涨,方向就会这样。期货价格一路供不应求,也会促进现货市场供不应求,现货市场供不应求,进一步促进期货市场供不应求。使这一循环自已持续下去。 长期的供不应求,即便短期内暂时供大于求,也难以扭转整体的格局,因为时间一长,涉及的各行各业的程度和范围就深就广。又会很快促进短期内供不应求,这样的背景下,短期的供不应求,又加剧更深更广的整体的供不应求。因此这一格局也很难改变。所以长期的趋势总是最重要的。平均价格的趋势方向,短中长尽量一致,这样相互推动会造成加剧。 操作尽量要建立在市场自身循环的基础上,等待这一趋势形成,然后让它自已运动下去。 当日操作最重盘中实时趋势,基本的道理仍是让人们自已决定,就是你看了觉得它更容易上涨,它就更容易上涨,你看它更容易下跌,它就更容易下跌,市场只要一投票,谁都能看到。它的涨跌完全由所有人实时投票决定,完全掌握在大家的手里,在大家的眼中、感觉中。你只需要用你的感觉,你能感觉到人们更愿意投哪一方的票。 无论它到了什么程度,它的价格是否合理,你都不需要考虑,你不可以当裁判,你也不能有你的主见,你要让全民公决。之所以失败,就是因为你太聪明,忽视眼前显而易见的事实,你觉得它应当象你心中的市场才对。其实,你不需要太聪明,你永远也不可有你自已的意见。你只要惟惟诺诺就行。这样你才会官运享通,财源滚滚。你越有主见,你越聪明,你就越穷。 在这里,你必须让市场要怎么样就怎么样。你不能横加阻拦。你必须放弃你的一切聪明一切主见,永远低头哈腰地唯唯诺诺。你不需要太多计虑,你只需要接受就行,平庸就是极高明。 天下大势,有其自然之理,大势所趋,只需顺从配合而已。圣人以天下心为心,无为,而堪称无不为。绝圣弃智。 生活中唯唯诺诺的人是何等的高明,深得道法自然之真谛。 我感觉到许多次,当我早上锻炼回来,头脑特别有力的情况下,分析起来是毫不费劲,在这种精神状态下,信心十足,一坐到电脑跟前就感觉到今天不可能输钱。即便输一把,后面总是很快能扳回来。这种情况下我极容易赢钱。而且心理上特别自信,市场就成了我控制下的事物,我玩玩马上就能玩住它。 如果这一段日子,好长时间没有锻炼了,天天心情又不是太好,总感到精力不足的样子,就容易输钱。即便赢了几把,也很快会发生较大的亏损。而且还忘了到底应当怎样操作。直到过后,才慢慢想起来以前是怎样操作的,这时候怎么一点也想不起来。 我感觉到每当我精力不足的时候,心理上也会低沉,没有自信,就觉得特别的不安全感,觉得对许多事特别的无能为力,困难就看得特别大。 而每当早上起早去锻炼,呼吸了早上的新鲜空气,打几遍太极拳,浑身就充满精力,头脑里就觉得很有劲,很有自信,好象什么事都有办法对付,什么困难都不怕,都不觉得是困难,平时担心的事,这时候好象一点都不需要担心。好象都有很好的办法对付。 真的,两种精神状态下有很大的区别,精神低落时,遇到人也是卑恭卑敬的样子,很没有底气,讲话也容易讲出许多有问题的话来,很不周全,容易让人看不起。 而精神充沛的时候,反差就会极大,大脑反应很好,想的很深远,办事讲话就明显高明的多。明显的就是两个人。一个是痴呆,一个是天才。我感觉精力充沛时自已确实很聪明,思考什么一点也不困难,不需要绞尽脑汁,好象不需要太多的思考。 需要绞尽脑汁地想一个晚上,想得头都疼,第二天早上一锻炼,几秒钟就知道应当怎样了。所以我一降低到需要想的层次时就成了接近白痴,而一旦锻炼到精力充沛时就成了天才,不需要过多想什么就知道事情应当怎样。这时候什么事、再多的事都不怕,头脑中游刃有余。 在我精神低落时,不但思维力低,而且还伴随着各种负面的情绪,伤感,忧虑,烦闷,易怒,情绪不稳定。而反过来时,这些负面情绪就全不见了,情绪轻松平和有力。昨天还忧心忡忡的,今天却象换了一个人似的。 这就是我的特点,我就是这样一种大脑,我的大脑需要足够的精力支持,如果精力足,大脑功能就很强大,会比一般人聪明,如果精力不足,大脑功能就弱化的特别厉害,会比一般人愚笨。 所以经常的锻炼,会使人身心两方面都能保持很好的状态,中国古人说,神满乐不休,神少悲戚戚,真不虚言。 搞期货,必须要保持良好的生理心理状态才行。 再对自已说一句:在精力充沛的情况下,我是战无不胜! 还有一个问题,长久以来我都埋藏心中,并不是我想保密,期货上根本就无密可保,我见过许多神神秘秘的人,哪怕叫他吐露一点点总好象要了他的命。但我不喜欢这样,我有点滴的心得总愿意与人分享。只是有些事情确实说不清,而且好象还不能通过学习获得。下面我要说的这件事它至关重要,对期货成功几乎是决定性的。它在期货中的地位好象位于所有一切之首。如果缺少了它,再千辛万苦也不容易成功。 遗憾的事,这一件事却无法学习。它也根本就不叫什么技术。 这一件事就是大局观艺术感。艺术的眼光。 你如果做期货一年以上,你就感觉无论你怎么学习技术总难以稳定凑效。因为所有书上的技术都不谈大局观艺术感,书上所谈的技术其实都是在作者的大局观艺术感下的技术,可惜他的这种气质无法与你分享,所以你也永远不能真正理解它所介绍的技术。他认为是理所当然的技术,其实并不仅仅是技术本身,它后面还有他的艺术层次。可惜他不会讲,他也无法讲。最重要的东西永远无法传授。 为什么价格到了前期低点或前期高点时容易成为支撑或阻挡?为什么价格遇到上升或下降趋势“线”时容易受到阻挡?为什么价格容易回撤到30%、50%或者黄金分割位才会重新运动? 虽然书上有解释,可是总感觉没有什么特别的说服力。 我的感觉,价格的运动有美学效果,价格运动确实有它的形态,而这些形态符合美学效果,它为什么总是以波的形式运动,而这些波的回撤就常常符合黄金分割或者30% 50% 60%位置,并且所花的时间似乎也是讲究的,呈现出一种美感。为什么会这样,因为这是一种艺术,朋友 艺术哈 懂吗。:) 你以为你每天在做期货?不,你是一个画家,你是一个艺术家,你每天在搞艺术,明白吗。每天你在观赏价格又要画什么了,随着一根根的K线往右延伸,就象市场上有一支看不见的大毛笔又在画什么图形了,而你呢,能觉得它将会画到哪儿,在哪儿要转折,因为你有这个感觉,觉得哪个地方有些不完美,需要去补上一笔,市场就真的会去补上那笔。 这是艺术感,在你的感觉中,你是个天生的艺术家就能感觉,好象必须这样才完美,才符合你心中的感觉。 你有了这种艺术感,也就能感觉到价格的图形应当怎样才符合美感,然后,学过的一些技术就能应用。如果缺少这种大局观艺术感的前提,所有技术均难以奏效。 你心中不能有一个大局观,你就会变成一个没头的苍蝇乱撞,大老鼠溜起来并不快,可是为什么很难打到它,小老鼠溜起来特快,可是却经常被人捕捉。 你可以计算出天体运行的轨迹,你无法理解人们的疯狂。通过观察大单,观察双方买卖强弱,通过提高动作时间,都难以稳定地驾驭这些局部的易变,它们容易突然之间风云急转,你来不及跟上这些变幻。可是,在你的艺术感里,你就能预感到哪些地方容易发生剧变和转折,哪里又会很冷清。 有些人喜欢用波浪理论,波浪理论至今无法说清它的机理,这些就是美学,就是艺术,只有内在有艺术感的人感觉到它,知道它将会怎样。他有艺术感有艺术的心灵,市场在替他画出心中的东西。市场在画,他在看,他和市场有心灵的感通,他们在切磋艺术。 这些不是技术,它无法学习,深藏在有些人的心灵中。他无法告诉你,不能用文字写在书上。 我可胜也有这种感觉,我也无法能向人说个明白。我能向人说明白的是,做期货需要有这种感觉。 朋友,这就是我一直深藏在心中一直想对人说的东西。你明白了吗。真的,即便我再学更多的技术,也无法代替我心中的感觉。
我的感觉,在一段时间里如果没有输钱,从长远来说,对我的损失最大,一直不输钱的情况下人会无事可干,因为不需要改变什么。而如果发生了大败,立即会使我清醒,很快知道了这个体系的缺陷,从理念和技术重新进行调整。有时候能发觉这个体系根本就行不通,当我从假象中清醒来的时候,发觉宝贵的一段时光又白白过去了。 亏钱总是让人很不舒服,但却是进步的发动机。真正的成长是通过不断革命而前进的,失败了才需要革命。成功了就安享成功。成功是无数的失败后创造出来的。 有时候亏损接连发生,或者发生一次特别的大败,我的内心会痛苦到极点,精神上已经崩溃,绝望,我会趴在电脑前,忍受着里面的煎熬,虽然还没收盘,我不想再看了,身后有人走来走去,无论在说什么,声音都会变得很模糊,谁用皮鞭打我,我也不会有什么反应,我会任凭他打。然后,到了吃饭的时候,我的外表没有一丝异样,平静地去吃饭。 我的内心世界,谁也看不见。 亏损是如此的让人痛苦,然而却又能让人新生,每次大败后,我先是极度痛苦一阵,但是很快,我知道了我错在哪儿,我好象一下子清醒过来,有了突然领悟,于是我心中又立即充满信心,马上又进行新的尝试。当然如果失败了,我又会感到非常的沮丧,但是同样也会很快有新的领悟,又同样会再次充满信心。 所以每经过失败,就感觉重生一次,而且是在更高的层次上再生。如果很长时间不失败,我就感觉没有动力。 市场被哪一种局势所主导时,常常是此恨绵绵无绝期,很不容易扭转。前面已经说过:明显处于下跌时,买进的人会很谨慎,谁也不会轻易率先顶风而上。而对于卖出来讲,因为对方的弱小更壮大它的胆量,这样不对称的局面很容易一直维持下去。既然谁也不轻易顶风而上,个个只想干容易的事情。就只会还沿着原来的方向去运动,一直到很深的程度。 事实上任何作为其中的一分子的力量,顶风而上还很困难,所以没有人肯率先出头,这也是纵容一种格局能得以持续的原因。 上面说的是人们的心理原因反作用于趋势的强大力量。市场交易趋势和市场心理相互反作用,相互强化。形成恶性循环。 首先是由于人们认识能力的局限性,如果大家都能及时认识到整个现货世界和未来。人们就会理性的多,市场也就缺少了许多不必要的波动。可是人们没有这个能力,因此一有什么恐慌的消息,大家就倾巢而出,一有好消息,大家就倾巢而进,形成加剧,造成极大的波动。 在没有相反的消息出现前,形成的一种推进能延伸到很远。中途,也有些相反的消息时常出现,只是相比较而言太小,但也造成原先的推进中途出现许多的荡漾,只是还不能根本上改变原先的推进方向。这样就呈现一种荡漾着的推进波。 市场被一种主流的心理作用主导很难改变。主要趋势就是主流的心理方向。 由于一种格局一旦形成就具有相当的持续性,因此顺势交易也就成为主流操作法。 上面说的是顺势交易,可是另外的情况不得不说。前面我已经说过,经过长久的市场浸泡,我们会对市场走势和行为形成一种大局观艺术感,许多的情况下我们会感觉到它会走到哪里,会在哪里要转笔峰,会形成一种艺术感,会觉得市场在泼墨挥毫,画出我们心中的预感。 这样,如果我服从心中的感觉,有时候就不会去顺势交易,因为心中预感到市场将要转笔峰了。许多时候,这种预感准确无误,如果去顺势交易反而会发生错误。所以我是以心中感觉为最重要的。如果我想顺势交易,它必须符合我心中的感觉。而反过来,却未必符合顺势交易。 所以,我的大局观艺术感是第一位,顺势交易首先必须要符合我的大局观艺术感。在我心中有预感时,提前埋伏的交易(还没形成顺势,也称左侧交易)有时能取得更大的战绩。 我的这种感觉许多时候相当准确,所以我一直认为是期货中最重要的,我觉得如果缺少这种感觉,一个人再学更多的技术在市场上也很难成功。 我一直认为:技术其实是一个人理念的表现,理念才是技术的本质,技术表现他的理念,一个人有什么样的理念,才会有什么样的技术,缺乏个人的理念,纯粹的去照搬书上的技术,根本没有任何的意义。 如果缺少大局观艺术感,又缺少理念,仅仅是学了一些书本上的技术,无异于纸上谈兵。 我的这种最倚重的大局观艺术感是怎么得来的呢,我具有了这种感觉后,面对一个市场走势,我就无法向人说清为什么我认为它更容易涨还是跌,我不能跟他说:“因为它符合我心中的感觉”。我是不可能解释得清的。而且,尽管我知道,我的这种感觉多数情况下很准,可是别人却不能从我这儿学习。 如果我真的有这种天分,我应当加强这种训练,如果仅仅是因为我看的图形太多了,有了经验了,那么所有的人都可以形成。只是我所有辛苦的回报而已。 我感觉有两个条件必不可少,一是要看过相当多的市场走势,一些共性的东西就归纳在脑中。如果一个音乐天才,从没受过音乐训练,也不可能对音乐的韵律处理的很好。所以相当的材料必不可少。但材料是大家都一样的,不可能形成天才与普通的分水,所以另一个因素就是大脑对某些方面有特殊的接收和处理能力。 所以我在想,我对图形和空间感方面是不是具有某些天份?使我更容易记忆和归纳?对空间和形态方面,具有优势?我应当是潜在的一个画家,一个艺术家?我是很喜欢哲学的,这使我在理念思维方面有很好的帮助,这我知道。期货很大程度上确实也是一种理念大比拼。但是现在我对市场图形的感觉能力不需要理念,不需要特别的思考,就是靠直觉。然后,在此基础上辅助一些理念,一些看盘技术就行了。最主要的还是靠直觉。 我的直觉哪里来的?恐怕一方面先是图形看多了,这是前提,当然这一点比别人占不了什么便宜。另一点恐怕是我对图形和空间感方面感觉更好? 我的图形和空间感方面的优势是天生的还是后天的呢(假设我有)?在进入期货之前,我是一个建筑工程预算员,搞了十年。每当一份预决算完成时,房子的所有结构都已构造在了我的头脑里了,包括从地底下到楼顶上,从外面装饰到里面的几乎每一根钢筋布置。会不会是因为这种工作锻炼出来的?还是在这之前我就具有? 我的数学很不好,英语和数学是最差,需要精确计算和死记的东西一直就不行,但我对于场景方面的记忆和纷繁的景象描绘方面却很有一套,小时候我就是故事大王,讲起故事来对当时的环境方面布置可谓是引人入胜。这至今仍是我的拿手。可惜没有人请我写童话世界什么的。不然,恐怕世界上另一个童话大王又诞生了。 即便我在论坛这里写文章,我都感觉有些人写起东西来,从头到尾就是一大段,从来不分行,或者即便分行,也让人看起来很不舒服,没有美感。我的空间感使我经常地要分行,好象这样看起来才符合感观,否则我看上去很不舒服。 不管我的空间感是从何而来的,总之,我有良好的空间感,对于场景、图形方面有很好的感觉。这对我做期货很有帮助。 如果上涨的时候追买就活跃积极,下跌的时候速度就变慢变得迟钝,说明市场的钱是在往上投,市场没有往下砸钱的意愿。反过来也是。就不要往穷地方去! 往富裕的地方去,你才有机会富裕! 对于市场,我根本无法去左右它的走势,,惟一可以由我决定的是:我可以决定在什么时候进场。 进场既然可以由我选择,我要等到在风险极低而最有机会时进场,如此,市场就没有大败我的机会。而我却有大胜它的可能。 我不能决定我什么时候能赚钱,能赚多少钱,要由市场提供机会,由不得我,我不能随便出手就能赢。但风险却在我的控制而不在于市场,我能决定最大亏多少钱去搏这个机会。 形势越明确,风险必定越小,止损必定不需要太大,如果需要设定较大的止损,说明形势不明确。当前的交易需要较大的止损就不是好时机。不管它是不是一旦动起来,将有天大的幅度。日内操作以明确为核心。 记住:不让市场有大败我的机会,而我却有大胜市场的可能! 昔之善战者,先为不可胜,以待敌之可胜,不可胜在已,可胜在敌。 我的日内就是日内单边,这就是我最拿手的。操作的品种通常先要形成明显上行或下行的流水趋势,哪怕很微小,越是微小没有充分发散时需要的止损越小,越安全,它有时候会越长越大,以致于越演越烈,最终造成较大的幅度。反正这种形态最容易形成越来越。。。。最容易形成倾斜加剧。 就是要它倾斜。。。一旦格局形成,就会自行加剧。。。 市场一旦自已形成这种形势,就会自行加固,就把谁都绑进去了,自已把自已搞得很大很大。。。。 这就是市场的旋涡,一旦旋起来,所有人的行动都在加剧这种旋涡。一旦形成很不容易自已能脱开。谁也别想自由。 市场有无数的参与者,他们各自为战的交易真的不时会形成旋涡。有时会形成超级大旋涡,有时形成小级别的旋涡。常常在不同的市场或在历史上能看到一些超级大牛或大熊市,发疯一般地运动,谁也不能让它停下来,最后到达令人咋舌的程度,幅度之大,情势之猛烈出乎任何人的想象,这就是市场形成了超级大旋涡。 我发现不仅仅是大气和河流会形成旋涡,人的洪流也会形成旋涡,一旦旋起来,所有人就由不得自已了,每个人都被旋进去,而每个人又都是旋涡的制造者,都在加剧着旋涡,不断地旋进更多的人,有时能形成可怕的灾难。破坏力之大出乎想象。而这一切却是他们自已制造的。虽然有许多人意识到了,可是再也没有谁有力量能拉动它了。 在市场里面,我经常欣赏到这种旋涡,一旦旋起来,一顿丰盛的晚餐通常就有着落了。 我有过许多次这种成功的记录,我不但知道它的现象,我还知道它的道理,这使我的日内操作根本不同于一般的日内炒单者。 我的失败大都是在杂乱无章或东或西的人群中被碰撞。。。。。。我糊里糊涂地进入了这里面,一会这边挤一群人来,一会那边挤一群人来,我被碰得跌跌撞撞而看不到方向。 我需要他们形成旋涡,他们就别想再或东或西了。

0%